玉水寨紀念碑設計者和怡伶:聽不見聲音,我就讓世界聽見麗江
2018-06-11
【 字體: 】【 打印

 不為世俗標準而活,其實是很難得的,需要很強大的信念,樹立自己的價值觀體系。

 有些人出現在你的生命里,并非以個體的形式,可是她的作品卻時不時閃現在你眼前的風景中,你不可能看見或認識他們,但卻感受著她給你帶來的震撼。
“玉水寨”紀念碑,對于很多麗江小伙伴或來麗江游玩的朋友來說,并不陌生,并且都會被它的莊嚴感到震撼,它時刻告訴著世人要敬畏自然。可你能想象,這樣一個雕塑背后的設計者,她究竟是怎樣一個人?
圖左為和怡伶,圖右為玉水寨世界文化記憶遺產雕塑

 和怡伶玉水寨世界文化記憶遺產雕塑設計者,納西族,1983年生于麗江,先天性耳聾,二級聽力殘疾,麗江市青少年體智俱樂部負責人,麗江意和民族文化有限公司法人代表,2003年至今,一直致力于研究納西東巴繪畫、皮具、造紙等民族精髓,并從中吸取元素加入到自己的設計中,她親自設計的許多的麗江民族文化產品遠銷國內外。

 諸般不美好,皆可溫柔對待

 第一次跟和怡伶見面,是在一個飯局,身邊坐著她7歲的女兒。和怡伶跟人講話的聲音特別親切,熱情地招呼著坐在身邊的朋友,還給大家倒茶水。

 看她的狀態,你肯定不會把她跟“失聰”二字聯系在一起的。

 先天性耳聾,七八歲時才學會叫爸爸媽媽,這是和怡伶的幼童時期。

 到了該上小學的年齡,沒有去聾啞特殊學校,而是去了普通的小學。由于聽力殘疾,和老師同學溝通困難,導致實際操作困難,根本聽不見老師講課,學習成績倒數第一,還總是被同學們欺負,嘲笑,孤立。

 可她與她的家人被沒有為世俗標準而活,依舊堅定信念,和正常人一樣地上常規學校。

就是因為這一段求學時光的“忍辱”,是她負重前行,給予她優于常人的堅強。

 她告訴小V,當時的她由于聽力殘疾,未獲得中考資格,也沒有初中畢業證書。后來是在家人和社會的幫助下,就讀于麗江師范高等專科學校。

 家人與社會的溫柔以待,使得她“幸運”地享受常人所能享受的生活。機會來之不易,更使得她比同齡人更努力,更懂得珍惜,她努力學習講話,學習畫畫。 

 

 只有努力不會欺騙自己,和怡伶完美地完成了學業。

 重拾破碎而不失尊嚴,撫平傷痛卻有新歡喜

 “聾啞”是一個詞,“聾”跟“啞”時常是連在一起的,但和怡伶卻用自己的努力和毅力證明,“聾啞人”也能正常開口說話。

 起初她不會說話,她說:“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,只要用心去學,堅持不懈,一切都可以成功。”

 她從上學開始就學習說話,學習讀唇語,唇語學得很好,只要看著別人說話時的嘴型,就能知道別人在說什么,可說話還是吐字不清,結巴。在經常性的嘲諷下,和怡伶狠下苦心學習標準地說話,在自己25歲的時候,她終于可以和別人流利地交談。

 

 

 在畢業之后的十余年中,和怡伶先后從事過文化傳媒、廣告設計、創意美術、墻繪等多種職業。

 值得一提的是,優秀的和怡伶拿到了一個連她自己也無法想像的大項目——玉水寨世界文化記憶遺產雕塑設計。

 對她來說這是無比的榮耀,所以和怡伶格外珍惜這次機會,設計了很多份圖稿,最終被敲定采用。她說:“我的主心骨只有民族文化,這對于一個納西族女兒來說,是精神所在,也是我的驕傲。”

 聽不見聲音,就讓世界聽見麗江的聲音

 從2003年至今,和怡伶就一直致力于研究納西東巴繪畫、皮具、造紙等民族精髓,并從中吸取元素加入到自己的設計中,無論是玉水寨的紀念碑設計,還是麗江大大小小的墻繪,都能找到納西元素的身影。

 她對待繪畫、設計,一絲不茍,任何一件作品,她都苛求自己做到盡善盡美。

 “我聽不見聲音,聽不見別人的流言蜚語,可我也聽不見女兒叫她媽媽的聲音。可是,我更加惋惜納西民族文化的傳承,所以我想用我的努力,讓世界聽見麗江的聲音。”

 和怡伶說,她是納西族的女兒,她很感謝在她有困難的時候,那些無私幫助他的愛心人士,現在她變得獨立堅強,也具備了一點可以回報社會的能力,希望能通過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去傳承發揚傳統民族文化,更希望更多的麗江兒女加入到文化傳承的行列中來。

 她還是代表麗江出去參加全國性比賽的小武術學員

 用現世的心做傳統的事,把傳統的物用現代的手法來詮釋。

 因此,她創辦了麗江意和民族文化有限公司,把文化與旅游結合,把麗江民族的文化鑲嵌到商品,并遠銷國內外。 

 

 她還創辦了麗江市青少年體智俱樂部,教孩子做手作木頭工藝品,教孩子如何制作皮藝,教孩子天馬行空創作畫畫……讓麗江兒女們從小就接觸傳統民族文化,并且希望孩子門能夠愛上這些“匠人”文化,并且傳承下去。

 

 走進和怡伶的工作室,可以看到各種“木工”專用工具,“皮匠”專用工具,還有完全釋放孩子想象力的抽象畫作……

 除了這些手工藝工具、手工藝品,麗江市青少年體智俱樂部還有可供孩子們學習武術的訓練室。和怡伶說:“好多外國小朋友都喜歡麗江的這些匠人文化,暑期過來學習的尤其多。”
 

 

 “酒鬼”和怡伶:

 連“玩”都玩不好,那他還有什么事能做得好?

 茫茫人海、不喧嘩、自有聲。先天性聽障的和怡伶一直我行我素,熱愛生命,熱愛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情。 

 

 和怡伶喜歡玩,已經突破自身缺陷的她,一直熱衷于突破自我,騎行、滑板、攀巖、武術……這些對于常人來說都具有挑戰性的運動,無一不是她的愛好。用她的話來說,一個人,如果連“玩”都玩不好,那他還有什么事情能做得好? 

 

 話剛說完,和怡伶翻出她的手機相冊,全是各種啤酒的圖片。她說:“我很喜歡喝啤酒,晚上創作時,一定要喝啤酒,并且會不斷嘗試各種品牌的啤酒,目前喝過的外國啤酒估計都有幾百種了。”

 聊的正歡,和怡伶突然就來了一段RAP,此刻,站在我們面前的和怡伶,她勇敢善良、堅強樂觀,聽障似乎從來就不是壓在她身上的重物,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。

 

 

文章│微麗江專欄作者·燒餌塊 納嚕嚕

編輯│燒餌塊

 信息來源:V視界看麗江 微麗江

【 字體: 】【 打印

Copyright© 2000-2013 www.cdpf.org.cn All Rights Reserved
管理及技術支持:中國殘聯信息中心 信息報送系統
CP備案號:京ICP備05022942號
(瀏覽本網主頁,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*768)

手机博彩在线官方平台-手机版博彩娱乐平台-十大博彩公司app排名_聋人协会